(本文首發自新京報官方微信,您可以在微信中搜索公眾號“新京報”,或添加微信號:bjnews_xjb瞭解更多精彩內容)
  4月1日下午,我來到位於廣東西南部的茂名市。這已是茂名抗議PX事件的第三天。當晚,數百位抗議者無序地聚集在市委、市政府所在的油城路和光華路周邊。
  兩天后,茂名市政府在新聞發佈會上通報,抗議造成15人受傷,其中4人為警察。
  茂名市民抗議PX項目事件,始於3月30日。近幾年,類似的事情還發生在廈門、大連、寧波、彭州、昆明等地。不同的是,茂名第一次出現較大規模的衝突,並出現了打砸燒的行為。
  一座生活著溫和、謹慎市民的城市,從最初的單純抗議PX到賦予抗議更多內容,直至有人打砸燒,這中間,到底發生了什麼?
  井然有序到衝突激烈
  據調查,發生在3月30日上午的抗議和平而理性,甚至有負責維持秩序的警察也表示反對PX。
  市民拍攝的視頻顯示,上午的抗議,以年輕人為主,打著“PX滾出茂名”之類的標語,邊上也看不到警察的身影,秩序井然。
  局面在當天下午3點鐘左右開始惡化。聚集在茂名市委對面大草坪上的人,有的開始向警察扔礦泉水瓶、雞蛋等雜物。官方通報顯示,與此同時,“有人鼓動部分不瞭解情況的群眾到高水一級公路攔截車輛,造成公路嚴重堵塞”。
  多位抗議者說,當晚7點前,警方共進行了兩次清場。清場過程中,雙方發生肢体衝突。
  市民李斌(化名)說,第二次清場時,警方和抗議者均不理性,產生了比較激烈的矛盾。“跑得慢的市民受傷了。”
  抗議場面第一次失控。
  人群中的年輕人用路邊石頭、磚塊反擊警察。警察撤退,人群前進、涌向市委大院;警察反擊,人群撤回大草坪。進退反覆的場面持續了一個多小時。
  此次清場後,人群又迅速聚集,市民的訴求開始轉變。由抗議PX項目,到對警方的部分行為不滿。
  抗議者說,此次清場“將仇恨的種子種下”。
  當晚7點多鐘,一些抗議者開始打電話叫人。有市民聽到他們在電話中說:拿上狗炮、“汽油彈”等“家伙”。
  狗炮是茂名當地一種用來炸狗的威力較大的鞭炮;“汽油彈”是將汽油裝進瓶子里的一種“自製武器”。
  在後來的清場中,警方使用了催淚彈;人群中有人使用了“汽油彈”。這種失控的場面至少持續到31日凌晨兩點半。
  組織化的必要?
  從抗議的組織方式來看,茂名的抗議與之前的廈門、大連、寧波的情形大體類似,都是網絡傳播消息,此後人群開始聚集。
  我或參與報道、或註意過此前發生在廈門等地的抗議事件,可以明顯感覺到,與茂名抗議PX事件相比,此前的和平抗議,組織程度更高一些,那樣約束了抗議者,更有利於防止出現過激言行。
  2007年的廈門抗議中,包括廈門大學教授在內的知識分子都參與進去,行動也更為統一,“手綁黃絲帶出門”。
  到2011年的大連市抗議,我的前同事、瀟湘晨報記者劉潔當時在現場。劉潔曾告訴我,抗議的人群中有人出面提出具體的抗議訴求,提交給廣場上的大連市政府官員。
  因為有一定組織,即使廣場上的人群中不時冒出幾個年輕男子喊出激進的口號,甚至試圖衝擊警察,但周圍的人群並未理會。
  此外,在抗議期間,廣場上有人在人群中穿梭,發放食品、水,並拿著大塑料袋清理丟棄的垃圾。
  到2012年的寧波抗議現場,游行示威完成之後,除了送水之外,還有人組織車隊接送市民回家。
  但此次茂名抗議事件中,不曾出現組織者的身影。
  最明顯的例證是,4月2日下午5點左右,茂名市政府想讓抗議人群推選出5位代表進行對話。直到一位非直接參与抗議活動的中年男子站出來後,才有另外5人站出來。上述6人互相不認識。
  抗議人群在他們進入市府前給他們拍了照,“要記得他們的樣子,防止被扣押或被打”。
  茂名一位帶有官方背景的輿情分析人士事後說:回顧茂名抗議事件發生的全過程,顯示出“組織”對防止暴力事件的重要作用。
  情緒宣泄口
  衝突升級後,反對PX的訴求已不再那麼具體,情緒的發泄成了聚集的理由。
  這種情緒,包括對當地政府的不信任、對污染治理的長期不滿,也包括非常情況時,人性的醜惡面。比如盲目從眾,比如狂暴。
  回到30日夜,衝突持續升級。
  多位參與抗議的市民證實,當晚10點到11點間,馬路上開始出現大量青年,騎著摩托車飛快行駛,以鳴笛、呼喊口號等方式朝警察挑釁。
  與此同時,有人用石塊、玻璃瓶襲擊市委門口。隨後,他們繼續在市區多個地方打砸沿街商鋪、廣告牌,並縱火燒毀一輛執勤警車。
  參與者多為年輕人,很多是初中學歷。我從一些年輕抗議者的手機中看到,他們接觸的對PX的描述都是一些錯誤而誇張的宣傳,諸如會導致胎兒畸形之類。
  這些年輕人對PX並沒有真正去瞭解,或者說,他們不願意接觸一些關於PX的全面信息。
  還有一些人認為,不管PX有沒有毒,終究是化工產品。而茂名是靠石油興起的城市,環境的污染在茂名顯而易見:油廠冒出很濃的白煙,許多人患有鼻炎,茂名的河裡早沒有了魚。
  不管出於什麼原因,過激行為的出現,使得抗議者本身意識到了問題。“看著自己生活的城市變成了這樣,很心痛。”市民王成(化名)曾評價。
  4月4日傍晚,超過百人再次聚集到茂名市委對面的大草坪。一位青年站在高處,號召人群文明抗議。
  此前一天,茂名市副市長梁羅躍再次公開強調:在社會沒有達成充分共識前,決不會啟動PX項目。
  新京報記者 周清樹  (原標題:【手記】茂名事件:反PX訴求如何“跑偏”)
創作者介紹

商業空間設計

fh13fhug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